首页 > 都市 > 镇北神将 > 

你不配!

第4章 你不配!

“小凡,别打了,别打了,再打要出人命了。”秦雪雁忽然冲上来拉住林凡,一脸焦急。

江必可是江家三少爷,地位尊贵,要是他被林凡打死的话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他敢欺负你,我打死他也是活该!雪雁你无需担心。“林凡摆了摆手,随意道。

杀一个江必,对他来说轻而易举。

但秦雪雁不知林凡身份,脸色紧张,不断的摇着头:“我没事的小凡,你不要冲动做傻事,杀人可是大罪,我不想你刚回来就又失去你。”

看着妻子那担忧的表情,林凡犹豫了一下,将江必放开了。

但在放开的同时,林凡狠狠一掌拍在了江必小腹上,将江必拍飞出去。

这一掌,便如同废掉了江必,三天过后,江必就会发现他不能行男人事了。

“今天算你走运,给我滚!回去向江家带句话,你们江家欠我的最好乖乖还回来,不要让我亲自上门,否则后果很严重!“

江必捂着肚子,疼得满面扭曲。但心里却不以为意,只以为林凡是在说疯话了,他狠狠瞪了一眼林凡,一瘸一拐狼狈逃出了办公室。

‘林凡,敢重伤于我,我江家定要你不得好死!’

“小凡,刚才你太冲动了,不该打江必的。江家如今势如中天,我们得罪了江必,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秦雪雁担忧道。

“无妨,区区一个江家在我眼里屁都不是,惹急了我,我一个弹指就灭了他江家。”林凡随意道。

如今他贵为镇北将军,权倾朝野,要灭江家这样的家族,不过一句话的事情。

秦雪雁愣愣的看了一眼林凡,忍不住道:”小凡,我怎么发现你回来以后怎么变得很陌生了,以前的你做事讲究脚踏实地,从来不会说这样的大话的。“

大话?

林凡一愣,也是,妻子都不知道他的身份,说他讲大话也无可厚非。

他笑了笑,正准备告诉妻子自己现在的身份,但是当目光触及妻子那娇柔的身体时,林凡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多年未见,她,瘦了。憔悴了。林凡心里一阵心疼。

他忍不住上前握住妻子的手,语气温和。

“雪雁,对不起。这些年让你和孩子受苦了,你放心,现在我回来了,一定会撑起这个家,保护好你们母女的。”

秦雪雁暖暖笑着握紧林凡的手:”苦点累点没什么,只要你能平安回来,我做这一切就值得。我一直相信当初你是被冤枉的,我的老公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!“

“谢谢你雪雁。“林凡发自内心。

“谢什么,我们是夫妻。好了,我们今天早点回家吧,小凡你刑满归来,我们应该为你高兴,今晚我们做顿好的,替你庆祝。”

“好呀好呀,我要吃妈妈你做的糖醋鱼。“秦婷婷蹦蹦跳跳着,五年来,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妈妈这么开心。

虽然她不懂因为什么,但只要妈妈开心,她就开心。

“嗯,那今晚就做糖醋鱼。”

一家三口高高兴兴着出了酒楼。

而正当林凡他们踏出酒楼门口时,忽然,一辆银色的起亚K3驶了过来,车子很快停下,一名穿着花裙子,身材显富态的妇人从车上下了来,叫住了秦雪雁。

“雪雁。”

“妈?你怎么来了?”见到妇人,秦雪雁一愣。

来人是她的母亲,宁香兰。

自从因为林凡的事情,秦雪雁和家里的关系一直很僵。母亲来看望她的次数,也少的可怜。今天怎么会忽然过来了?

“哼!我要是不来,你个死丫头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!今天可是你爷爷的七十岁生日,难道你为了一个林凡连你爷爷的寿辰都不去参加了吗?”

“那林凡去了北疆战场,那就等于是进了阎王殿,根本不可能活着回来的!我就不明白了,你守着一个死鬼和一个瘸子干什么,难不成非要搭上整个青春才后悔?”

“趁着年轻还有挽回的余地,你爷爷已经替你物色了一个好人家,晚点跟我回秦家见见那个小伙子吧,要是合适的话就……“忽然,宁香兰像是见到鬼一般,话音戛然而止。

她瞪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那个男人。

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林凡对着岳母笑了笑。

“林,林凡?好呀,你竟然没死!你个挨天杀的,你还有脸回来!”

“别叫我妈,我宁香兰可没有你这样的姑爷!今天看我不打死你!”宁香兰骂着,整个人宛如一头暴怒的狮子,握着拳头就朝林凡扑了过去,又打又骂。

林凡纹丝不动,任凭岳母打骂。

他欠岳母的不是一顿打骂能还清的,他愧对岳母。

“姥姥,你不要打爸爸好不好,爸爸不是坏人,爸爸是大英雄。”见林凡挨了打,秦婷婷赶紧跑上去抱住宁香兰的腿,一边哭着,一边求着。

“妈,你这是干什么,林凡刚回来,你就不能对他好一点吗?”秦雪雁也上前相拦。

“我对他好一点?他配吗!要不是因为这个混蛋,我们家至于受人冷落,遭人白眼?我恨不得亲手撕了他!”宁香兰咬牙切齿瞪着林凡。

自从林凡出事以后,他们一家在秦家地位也随之骤降,一点话语权没有。她恨死了林凡!

“对不起,妈。是我不好,我向你保证,今后一定好好待雪雁,做出一番事业,让秦家人刮目相看!”林凡保证道。

”呃……“宁香兰讽笑一声:”就你一个刑满释放的罪犯,要啥没啥,你拿什么去证明?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高高在上的‘林董?’”

“林凡,麻烦你认清楚自己,现在你就是个罪犯,在滨海就是过街老鼠!人人喊打!你要还有点良心,就赶紧和我女儿离婚!”

“姥姥,爸爸不是罪犯,他是大英雄。你们为什么都说爸爸是罪犯呢?我们给爸爸一次机会好不好,我不想爸爸和妈妈离开,那样婷婷会没有爸爸的。”秦婷婷楚楚可怜的看着宁香兰,她的小手紧紧抓着宁香兰的裙角不停的扯着,圆嘟嘟的小脸上满是泪水。

她用这种微小的方式替爸爸声援着。

“你个小贱种!给我滚远一点儿!我可不是你姥姥,没有你这样的孙女!”突然,宁香兰狠狠将秦婷婷推开,一脸憎恶。

“妈,你这是干什么!你不认婷婷,没关系,但也不能这么对待孩子啊。”秦雪雁瞬间伤心得哭了。

林凡也皱起眉来,冷冷的看着宁香兰。宁香兰怎么对他无所谓,但孩子是无辜的,要不是念在她是妻子母亲的份上,林凡早就一巴掌拍死了她。

“哇哇……”秦婷婷小手揉着眼睛,哭得伤心。

林凡心都碎了,他上前抱起女儿,柔柔的说:“婷婷不哭,爸爸和妈妈都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然后看向宁香兰,这一刻林凡眼神如刀,语气突然威严无比:“妈你怎么恨我、对我都可以,但孩子是无辜的,你不该这么对待孩子!今天我念在您是长辈的份上,不跟你计较,但是再有下次,我就剁了你的手!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
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