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当爱已成殇唐依依 > 

别这么犯践

第1章 别这么犯践

我跟严厉寒结婚已经一年了,一年来他进家门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人人都说严厉寒在外头养了一个女人,我始终装作没听见。

有时候做一个聋子会让自己快乐许多。

今天,是我和他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。

饭菜已凉,我咬了咬下唇,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,“严厉寒,你今天会回来吗?”

“唐依依,”严厉寒顿了顿,淡淡道,“你别等我,以后都别等我。如果不是要跟我离婚的话,那么你就不要给我打电话。”

我的喉咙里像是卡了一根刺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他已挂断了电话。

我起身拿了外套出门。

站在陌生的小公寓门前,我深吸一口气,屈指敲门。

“你怎么来了?!”严厉寒吃惊的望着我。

于此同时,里头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,“寒,是谁来了?”

我偏过头,沿着严厉寒的肩膀看到了那女人,长相一般,顶多算是清秀,一双大大的眼睛却一点儿神采都没有。

可我,就是败给了这样一个普通的女人。

“哦,送快递的。”严厉寒轻轻答道,“秀秀,降温了,你先进里屋。”

语调那样的温柔,我从未体会过。

他再望向我时,居高临下,眉宇间尽是不悦。

我读懂了他眸子里的意思,仿佛在说,唐依依,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快滚。

我的眼眶有些发酸,仍强作镇定,“我不是送快递的,我是……”我是严厉寒的妻子。

话还没说完,猝不及防的严厉寒伸手一把捂住了我的嘴。

我睁大了眼睛,从喉咙发出一声呜咽的抗议。

他已顺势关上了门,将我推了出去,而后迅速的放开我,眼睛里是明显的厌弃,手掌轻轻的揩了一下衣服。

怎么连碰到我一下,你都觉得恶心?

“唐依依,不许你来这里。”

温度顿失,我惨淡的笑笑,“严厉寒,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。”

“结婚纪念日?”他讽刺的笑了。

我低下头,强忍住泪水,“那就是你在外头养的女人?”

他没吭声,是默认。

我逼出一个笑,“没我长得好看,”又瞅了瞅这破旧的公寓,墙壁上掉落了一层石灰,凉凉道,“也没我有钱。严厉寒,你就这个眼光。”

门咔嚓一声打开,那个叫秀秀的女人站在门口,她莞尔一笑,“我好像听见外头有动静,寒,是不是我们有客人了?”

呵,是在装,还是真的蠢?

我一个正室站在她跟前,她竟然能面不改色,还能装出一个圣洁的模样。

“秀秀,没有客人,你先进屋。”严厉寒耐心道。

他对我冷若冰霜,对她却是温情脉脉。

他剜了我一眼,命令我离开。

我一下子抓住了严厉寒的手,定在他跟前,踮起脚,递上自己的唇。

我想,这个女人这下子再也笑不出来了。

下一秒,严厉寒狠狠的推开了我,他扬手给了我一巴掌,显然是恼羞成怒。

再倾身向前,大手掐住我的后颈,冰冷的气息吐在我的耳旁,压低了声音,冷如寒潭,“唐依依,别这么犯践。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
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