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重生之妖孽大老板 > 

这一巴掌白挨了!

第2章 这一巴掌白挨了!

兰峰刚想出去看看什么情况。

一个瘦骨嶙嶙、衣着破旧的小女孩眼泪汪汪地推门跑来,畏惧地看了兰峰一眼,随后又鼓足了勇气,勇敢地走了过来。

伸出满是淤青的小手,倔强地拽着兰峰裤腿,口齿模糊却又急切道:“啾啾麻麻,啾啾麻麻!”

小女孩一边拖拽着,一边指向门外,乌溜溜的眼中泪水哗哗直流。

一心只想回到二十一世纪的兰峰,见是前身女儿闹出的动静,并没有如前身一般,暴打孩子一顿,只是兴致索然地哂然一笑。

对于这时代的一切,自己终归只是过客罢了。

何况眼前这不仅是别人的女儿,还是一个说话都尚需聘请翻译的孩子。

不过,兰峰虽然没听懂小女孩的话,可她那焦急的神态、倔强的眼神、急切的声音,最终还是让兰峰升起了一丝好奇。

朝着兰婷婷手指的方向看去。

这一看!

兰峰顿时毛骨悚然,惊出一身冷汗。

只见外头小厅堂的房梁上,挂着一个白衣如雪、纤腰一束的女子,身下还有一张翻倒的小方凳。

显然,刚才“晃铛”的声响就是女子踢翻小方凳发出的声音。

此刻,女子正极力挣扎着,试图用双手去扯脖子上的红棱,可红棱在身体的重量下,却是越勒越紧,没多久,女子双手便无力地垂了下来。

卧槽!

陈秀儿?

前身老婆上吊了!

因为前身的所作所为,因为女儿治病的钱财被前身输光,因为日子看不到希望,绝望到上吊了?

真是个操蛋的时代!

传说中被男人、被生活逼死的女人,让自己碰到了?

人命关天,此刻的兰峰来不及多想,立马跑了过去,从下面抱住陈秀儿双腿,竭力地把人给放了下来。

看着陈秀儿那清丽、绝美的瓜子脸上苍白一片,身体更是一动不动,兰峰哆哆嗦嗦地伸手探了探她鼻息。

毫无气息呼出!

窒息死了?

兰峰脑子一片空白,吓得跌坐在地,彻底慌神了!

陈秀儿可不能死啊,要是死了,不提公安介入,哪怕是她娘家那一堆亲戚,就够兰峰喝一壶的啦。

到时候别说穿越回去了,一旦牵扯人命官司,别搞得身陷囹圄几十年就是万幸!

想到这,兰峰也管不了这是别人老婆啦!

迅速捏开陈秀儿的小嘴,长吸一口新鲜空气,对着陈秀儿的嘴唇就吹了过去。

两唇相触,柔软、湿滑的触感传来,同时伴着一股天然清香充斥鼻尖,差点让兰峰这个久经战阵的沙场宿将,都沉浸其中而不可自拔了。

天然美女的滋味果然不同凡响!

别人老婆这个身份更是比cosplay、制服等更具诱惑力!

只是缺乏点互动,要不然,兰峰觉得这个滋味,绝对胜过厂妹、公关十倍!

额……没有互动!

对,自己是在救人!

兰峰打了个激灵,连忙双手按住陈秀儿胸前的饱满,开始一吹一压,正正经经做起了人工呼吸。

“咳……咳!”

足足做了十几次人工呼吸后,陈秀儿干咳了起来,悠悠醒转了过来。

兰峰大喜,再次对着陈秀儿的胸脯用力压了下去,同时吸了一口新鲜空气,准备一鼓作气把陈秀儿吻活的时候。

却是迎来一道羞愤的目光。

不等兰峰反应过来。

“啪!”的一声,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他脸上。

兰峰懵了!

卧槽!

恩将仇报!

要不是老子穿越过来,等前身来救你的话,你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?

老子要是不懂人工呼吸,知不知道你完全没救了?

“生前没得到,死了连我的尸体,你也要玷污吗?”

陈秀儿愤怒的声音,羞愤的表情,让兰峰有点跟不上节凑。

神特么要玷污你尸体?

老子可没那种嗜好!

刚想怼回去,可手中柔软、饱满的触感却让兰峰为之一怔。

得了,这一巴掌白挨了!

陈秀儿铁定是当他在耍流氓!

在这个没有视频教学,更没有教育频道普及的年代,人工呼吸可不是人人都能理解的,自己这情况,不就是在耍流氓吗?

再加上,记忆中,前身自打结婚后,几次三番对陈秀儿用强,陈秀儿都拼死抵抗,前身对这个漂亮老婆早就垂涎欲滴了。

刚才的情景,陈秀而不误会才怪!

“醒了就好,生活再苦再累,总有雨过天晴的那天,何必寻死呢?”

兰峰脸色有点不自然,默默起身,对于刚才的误会,他不想去解释。

只是,这不说还好,一说顿时把陈秀儿彻底激怒了!

只见陈秀儿咆哮道:“雨过天晴?何必寻死?”

“还不是被你逼的!”

“你知不知道,你昨天输掉的钱,是我求爷爷告奶奶、低声下气借来给婷婷做手术的钱?”

“没有钱做手术,婷婷随时都可能死去!”

“与其让我眼睁睁看着婷婷离去,倒不如让我走在婷婷前面来的痛快……”

咆哮、发泄了一顿后,陈秀儿又开始低声抽泣起来。

兰峰先是被说的头痛欲裂,后面更是被这哭声,哭的心中憋屈到了极点。

奈何却是有口难辨!

谁特么叫自己占用了这混蛋的身体呢!

贼老天!

“我……”

兰峰面容憋屈的抽搐起来,想要解释几句。

可兰峰抽搐的样子,在陈秀儿看来,显得狰狞极了,这是又准备动手打孩子吗?

陈秀儿来不及多想,连忙把兰婷婷护在怀中,倔强的眼神狠狠瞪着兰峰,嘴里哽咽道:“打吧,最好把我们娘俩一起打死,省的留在世上被你霍霍!”

兰峰一阵愕然,解释的言语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但又怕陈秀儿还会想不开,顿了下,最终还是道:“别做傻事了,把这房子卖了给婷婷做手术吧!”

“你若真死了,孩子估计就一点希望都没了!”

说完,兰峰便转身出门了。

对于这个千疮百孔的家,对于这个落后、匮乏的年代,他是一点都不留恋,想办法穿越回去才是他最迫切的任务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
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