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林沐希 > 

扔支票的感觉

第3章 扔支票的感觉

清风杂志社。

“希希,这事只有你行。”

“什么事?”从紫苑回来,林沐希就被主编夏逸阳喊来办公室。

“采访一个人。”

“什么时候?”林沐希放心,五年时间,她的世界只剩工作。

“这是地址。”夏逸阳弱弱地把信封递过去,杂志社被拒之门外多次,他怕林沐希不会接受。

林沐希到无所谓,这几年她啃的硬骨很多。

她接过信封驱车前往,很快车子停在一栋办公楼前。

到大厅时,她瞥见一个熟人,不过林沐希不理会,只是迈着步子。

会客室,小李忐忑不安地问:“希姐,我们不会又失败吧?”

“不会。”自信洋溢。

正好秘书走过来:“对不起,我们总裁不在!”

“希姐,每次都是这话!”小李顿时像泄气的皮球,失败已注定。

林沐希给了一个安慰的眼神,便从沙发上起来,胳膊抱在胸前仔细地打量小秘书,却不语。

小秘书慢慢慌乱,林沐希忽然说:“撒谎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“我,我没撒谎。”小秘书结巴,明显慌神,她根本没有通报。

想采访他们总裁,那么容易?

“哦,是吗?”林沐希凌厉地眼神射过去,原来她也没想怎样,可那小秘书竟然扑通一声摔在地上。

小李噗嗤一声差点笑出来,但终于还是忍住。

林沐希见火候已到,便又说着:“还不引路?”

小秘书不敢怠慢,真的捅到总裁那里,她只有死的份。

于是忙领着林沐希和小李去总裁办,小秘书打了一通电话,便一指办公室。

林沐希转身迈开步子,小李跟着。

当林沐希到办公室门口时,忽然一道尖锐的女声:“站住!”

林沐希唇角上扬,她不想见这女人,没想到还是撞上,既然撞上那就只好面对。

“真是你!林沐希,你怎么阴魂不散?”女人面部表情极度扭曲,咬牙切齿。

小李快气死,这个女人跟母老虎一样,凭什么这么说他们家希姐?

“你这女人,有点礼貌行!”

“哪里来的小狐狸精?给我滚开!”那女人又吼着,小李气结,林沐希却淡定如斯:“小李,出去等我!”

小李犹豫着,林沐希又说着:“放心,我没事。”

小李离去,林沐希抬头唇角上扬看着对面的女人笑了:“嗨,季雅琪,好久不见!”

没错,她就是季雅琪,她五年前的好闺蜜!

当初她还以为白瑾睿是因为孩子丢了,才要跟她分手,可是她调查后,才知道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

事实也证明,在她离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白瑾睿就宣布和季雅琪订婚。

原本她满怀着对白瑾睿的愧疚,那一刻,她忽然释怀。

是啊,男人的心最易变,她怎么忘记了?

季雅琪听到林沐希这好久不见,气的七窍生烟。

她们已经撕破脸,这个女人还装蒜?

“什么好久不见?林沐希,你来这儿想做什么?”季雅琪厌恶地问。

“找你啊,琪琪?我们可是好闺蜜呢,不是吗?”林沐希气死人不偿命地咯咯一笑,又一次成功地把季雅琪这个女人的火气逗上来。

“林沐希,你……”五年前,她们早就翻船,现在哪来的闺蜜?

“琪琪,你把我当成敌人了?哎呀,我很伤心呢!”林沐希故意可怜兮兮地说着,当初她很丢分,可不代表现在。

那时候她顾念友情,可是季雅琪又是怎么对待她的?

抢了她男朋友不说,还让人把她宿舍的所有的东西都给扔出去,更可恶的是连她未婚先孕,也宣扬出去,让她在C市再无立足之地!

“伤心什么?林沐希,你是疯了,还是得了失忆症?我们早就掰了,明白?而且,我怎么会和你这么低贱,又来历不明的人做朋友?”

季雅琪梗着脖子说着,如果是五年前,说不定林沐希真的会很生气,可是现在对于这些事早就释怀了。

而且,她在S市的时候,选修的心理学成绩不错,对付季雅琪绰绰有余。

“那我真是忘记了呢,原来琪琪你是这么高贵的人,我不配和你打交道。”林沐希迈开步子,早上的相遇,就当她踩了一脚臭狗屎。

可哪知,季雅琪却冲到林沐希跟前,抬手就要打,林沐希那里还是五年前任由谁欺负的女孩?

她适时抓住季雅琪的胳膊甩开,然后用手帕擦了擦手,这个动作让季雅琪抓狂,直接扑过去……

然而,季雅琪蓦地停下,因为她余光看到正往这边来的白瑾睿。

顷刻间,季雅琪哭的梨花带泪。

男人走过来,她一副娇滴滴地样子挽着白瑾睿的胳膊,哭说着:“呜呜……阿睿,这个女人她,她欺负我!”

呵,恶人先告状?

不过没关系,现在的林沐希可以自己保护自己。

白瑾睿抬起深邃地眸子,瞳孔迅速收缩,凝望着女人:“为什么欺负她?”

“对,没错,我就是欺负她,你想怎么样吧!”连问都没问是不是,就这么定她的罪,她在他心里这么不堪?

白瑾睿轻笑不语。

林沐希冷哼,凌厉地双眸凝望白瑾睿:“要多少钱?”

林沐希还清楚记得,五年前,白瑾睿无情地扔给她支票的那个夜晚。

“五百万,你……”呵,让你充大款,季雅琪喜滋滋地狮子大开口。

林沐希二话没说,掏出一张支票,爽快签名:“我们没有见到过。”

“希希……”季雅琪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又想说什么。

林沐希不耐烦地摆摆手:“不用谢。”

季雅琪一口老气憋在胸口,差点噎死。

林沐希很爽,她不缺钱。

这时,她终于理解当初白瑾睿为什么会扔给她支票,原来扔支票感觉这么爽,十足让她解气!

这么一闹,林沐希大概明白,她要采访的对象是白瑾睿,无论是谁都行,但唯独白瑾睿不行,林沐希迈开步子。

白瑾睿看着林沐希良久,转身进办公室。

季雅琪跟进来,奈何刚迈开一只脚,就听到呵斥地声音:“出去!”

她不信又挪步,合门,关切絮叨:“阿睿,别生气了,为她不值……”

“出去!”

季雅琪心一沉退出去,白瑾睿闭眼揉着太阳穴……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
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