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开局就成废太子 > 

贤王?

第4章 贤王?

又是秦弘,及时出现,为她遮风挡雨,这个男人,真的变了......

林紫嫣忍不住抱住秦弘,低声哭泣。曾经,吃过的苦,熬过的心酸,在这一刻,终于得到释放。

秦月不懂,母妃为何哭泣,小小年纪的她,也知道心疼母妃,凑上去,紧紧抱住林紫嫣的大腿。

秦弘抱住怀中的女人,掷地有声:“娘子,你放心,从今以后,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们!”

这句话,好似今日的太阳,温暖了林紫嫣的整个世界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林紫嫣终于发泄完所有的不愉快,一脸担忧的问秦弘:“殿下哪来的这么多银子?”

秦弘哈哈大笑道:“你相公可是太子,当然是卖蜡烛的钱!”

林紫嫣一脸不可置信,她们做出的东西,短短一上午,竟然可以卖到这么多钱。

秦弘一脸得意:“走!本太子领你和月儿去逛街!”

第一个危机度过,秦弘很是高兴,牵起母女的手,打算给二人做两身新衣,顺便置办些家用,这东宫外表华丽,里面家徒四壁。

出宫后,秦弘先去看了一眼蜡烛摊,生意火爆,怡香苑的客人进进出出,好不热闹。

一家三口,到最大的酒楼饱餐一顿,秦月从来都没有吃到过这些大鱼大肉,撑的小肚溜圆,让秦弘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买了些上好的宣纸和笔,还有书籍。秦弘自知毛笔字不够好,趁着这几日,还需要偷偷练习。

什么文化交流会,不就是诗词歌赋,我中华上下五千年,老祖宗的智慧,随便拿出来一个,都吊打他们,就怕最后败在毛笔字上。

买好东西,去收摊,雇了个马车,一家三口,乘着夕阳,回到皇宫。

“宫外马车一律不准入内!”皇宫守卫一脸凶相,拦住马车。

“车上这么多东西,你是要本宫亲自抬到东宫吗?”开开心心的一天,回来就被守卫破坏,秦弘语气不善。

“这是规矩,烦请太子不要为难属下。”守卫态度强硬,丝毫不让。

“哒哒哒。”一阵马蹄声,打破僵持氛围。秦弘回头望去,一辆马车,迎面行驶而来,马车四周用金丝绸包裹,车窗镶满黄金宝石,六匹高头大马,强健无比,极其华丽。

“哪里来的破车?敢挡我家王爷的路!”牵马小厮一脸不悦,好似没有看到秦弘。

侍卫看清来车,急忙上前,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启禀贤王殿下,属下失职,是太子的马车挡住去路,属下这就处理。”

窗帘拉开,大皇子贤王露出侧脸:“既然是太子座驾,为何不让他进去?”

“回禀殿下,这马车并非太子所属,属下不敢放他进去。”守卫对待贤王的态度截然不同,敬畏中透露崇拜。

贤王侧过头,目光扫过秦弘,看向他身后的马车,上面满是货物,略微思考后说道:“既然是太子的东西,就放他进去吧。”

“是,殿下!”守卫恭敬退下,牵起秦弘的马车,给贤王让路。

秦弘一直默不作声,目送贤王离开,抱起秦月,回到东宫。

这个仇,他记下了,比出言讽刺更严重的是,直接无视。看贤王的阵仗,六匹马拉车,还没做成东宫之主呢,就已经开始享受太子待遇了。

原尊沉迷赌博之后,根本没接触过朝堂,如今来看,靖王只是小啰啰,贤王才是最大的竞争对手。

其他皇子十六岁就开始朝堂议事,只有太子,沉迷赌博,他一个一无是处的太子,拿什么去参加选拔?

直接说出口,又担心伤到太子自尊心,再给她平白找来一顿毒打,可是不说,太子去了也只会受到羞辱。

林紫嫣犹豫半天,才小心翼翼的开口:

“殿下.....您买这些东西,是真的要去参加盛典选拔吗?”

“娘子不必担忧,你就等着看好戏吧!”秦弘放下手边的东西,满不在意的回答道。

“殿下,臣妾不求荣华富贵,只求一家平平安安,即使你不做太子也没关系。”林紫嫣从来都没想过要做皇后,她宁愿当初嫁的是平凡人,一辈子平平淡淡的过下去。

“娘子,因为我,这些年来你受尽屈辱,如今我已不是从前的太子,你放心,太子之位,没人能从我手中夺走!”秦弘抓起林紫嫣的手,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此刻的林紫嫣眼中,秦弘好似有万丈光芒,晃得她睁不开眼睛。

从秦弘到这里开始,每天除了担惊受怕,就是忍辱负重,最怕的是突然间来个刺客把他给咔嚓掉,忍辱负重就不用说了,奴才下人随便欺负,平民百姓毫无畏惧。

本想着猥琐发育,挣点钱,招兵买马,独霸天下,吓死他们!老天爷不给机会啊!直接送来个盛典选拔,根本不让人低调。

正好,借盛典选拔,打个漂亮翻身仗,只要皇帝欣赏,那不就是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吗!到时候枪炮一造,这些人就会知道,谁才是爹!

天黑了,简单喝口粥,睡觉之前数一下银子,还剩一千二百两,蜡烛暂时不做了,赚钱的方法有很多,御膳房那些小人,盛典过后,再去找他们麻烦!

“诶呀!这么大的东宫,如此破烂!跟闹鬼了一样!”一大清早,不知道哪里来的小丫鬟,满脸不情愿的来到东宫。

没有任何阻拦,她直接进入内殿,看到正在吃饭的太子一家,桌上竟是清粥白菜,鄙夷之色更加明显,满脸骄傲的说道:

“明日就是盛典选拔,皇上特命我们淑妃娘娘,今日下午组织茶话会。娘娘让我来邀请太子妃,请帖在这。”说完,一副你爱来不来的样子,转身离开。

“这......殿下,这茶话会,臣妾就不去了吧...”林紫嫣早已见怪不怪,这小丫鬟态度还算不错,不想去那个什么品茶会,那里的语言更伤人。

“娘子,你是太子妃,父皇的命令,不可不从,这是其一,其二是为夫想知道,现在朝中是什么情况。”秦弘说完顿了顿,继续说道;“为夫曾经嗜赌,从不关心朝堂之事,手上又无可用之人,现在,只能依靠娘子啊。”

“那.....好吧,臣妾这就去收拾一番。”林紫嫣稍作思考,为了太子殿下,这个茶话会必须要去,不能让殿下一个人面对一切!

唉......连个忠心的仆人都没有,这争权夺位之路漫漫啊!秦弘摇了摇头,起身收拾碗筷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
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